1. 通比牛牛作弊器
  2. 武冈文学
  3. 他乡风尘
  4. 去你的家乡吃血浆鸭

通比牛牛透视外挂软件:去你的家乡吃血浆鸭

作者:舟子 时间:2019/12/24 19:12:48 1742人参与 1 评论

通比牛牛作弊器 www.zumvk.tw 今晚遇到的这个微信名叫“思丫”的外乡人,我不知起了一个什么话头,他竟然同我聊起了武冈那道名菜——血浆鸭。

我问,你知道我们武冈???

又问,你吃过我们家乡的血浆鸭呀?

他却幽幽就来了这么一句,武冈有一个地方叫黄茅。

接着又加了一句,黄茅的姑娘最漂亮。

最后又强调了一句,丫丫做的血浆鸭最好吃。

丫丫是谁???

丫丫,是你们武冈最漂亮的黄茅姑娘,我永远也忘不了的初恋爱人!

那这么说来,你初恋的味道,就是我们武冈血浆鸭的味道了?

岂止?岂止!

他讲故事的基调,似乎越发低沉起来。

二十多年前,我第一次从务工的东莞,跟着丫丫回她的老家武冈。

快过中秋节了,丫丫带我回去,就是陪父母过中秋节的。

丫丫悄悄告诉我,带我回去给父母看,家人要是没什么意见,就把身子给我,就真的真的嫁给我了。

丫丫村庄的名字,就叫黄茅。

有山有水的好地方,民风淳朴的好地方。印象最深的事情,就是进村不是先听到狗叫,而是田垅里一群一群的鸭子在欢叫。

丫丫初带我进门时,见着她的父母,我还有点忐忑不安,生怕我一个外地毛脚女婿上门被立马拒之门外,可两个老人分明喜笑颜开,看来是没有反对,而且还很喜欢和欢迎我的。

丫丫见我木木愣愣的样子,暗地里使劲地拧我,你这个呆瓜,我要是不事先同父母说好,我敢把你往家里带么?你以为我们武冈黄茅的妹子,是随随便便的人么?

准岳父岳母招待我的第一餐最好的硬菜,就是你们武冈的血浆鸭。

血浆鸭乍看黑糊糊的,卖相确实不怎么好。下筷的犹豫之间,丫丫已经夹了一筷鸭肉送到我嘴边了。

吃还是不吃呢?

当然得吃!

好吃不好吃呢?

简直好吃得要命呀!

更要命的,是爱情吧,嘻嘻!

那一顿首餐,我吃得很好,吃得很饱。

从那一餐开始,我就爱上了你们武冈血浆鸭的味道。

可是,有一个问题我得问丫丫,你会做血浆鸭吗?

笑话,我们黄茅的女子,哪个不会?家家都有秘诀,个个都有绝活。我做血浆鸭的技术,比我爸妈的手艺还要好。

那我放心了,既然丫丫这么自信,我这一辈子都有吃血浆鸭的口福了。

印象最深的是,在吃完饭后,丫丫说要带我去地里摘新鲜的红辣子,拔嫩嫩的子姜,她说明天要亲自露一手,做最好吃的血浆鸭给我品尝。

丫丫家的辣椒,种在一条长长的山谷边上的梯土里。我们在辣椒地里,边挑长得最漂亮的红辣子摘,边说些家长里短的闲话。

那里偏僻,时值黄昏,没有几个人影,只是远处的山塘里,偶尔传来一阵一阵的鸭子叫。

丫丫说,那是正车血筒(长翅膀毛)的子鸭,做血浆鸭刚好。还告诉我怎么杀鸭子,怎么调鸭血,怎么下锅炒,怎么浆血和下配料,什么火候时正好起锅。

说到兴起时,我见四下无人,就贴近丫丫,想搂她抱她。

她手里扬着辣子推我,碰到我的眼,她手上有辣汁,辣得我睁不开眼。

我痛苦地闭上眼睛,她给我轻轻地吹,我回她热烈的吻。

黄茅山冲冲里的风呀,微微的风,清清的风,甜香的风,一阵阵从我的脸上拂过。

我愿从此不睁眼,只愿佳人陪我眠。

我一想起这些细节,就感觉所有的事情,依然还是发生在昨天。

丫丫做的血浆鸭,果然是世上最好吃的血浆鸭。

我好上了这口,我恋上了这口,我迷上了这一口,我就只认这一口。

如果我不这么痴迷,我不知后面的事情,是不是会另有转机。

我这一生的愧疚,也一直就在此处。

因为爱你的人,会一直记得你的爱好。

因为爱你的人,会一直以满足你的爱好为己任。

我的丫丫,就是这样的一个人。

我们后来在东莞发展,只要武冈黄茅老家来人,丫丫都会想尽一切办法,让老乡帮忙捎上父母养的几只吃谷的鸭子。

因为我一直说,菜市场买的饲料鸭子跟黄茅的丝鸭子做的血浆鸭比味道,那是泥土对黄金,不在一个档次。

有些老乡,从武冈带了鸭子过来,会直接送到我们租住的地方。可有些老乡住的远,不会直接送过来,只是来了就通知我们去拿。

这个接鸭子的工作,以前都是我去做的。

就那么一次,我临时有事去不了,丫丫自己骑自行车去了。

这一去,我的丫丫,就再也没有回来。

我闻讯赶过去时,车祸现场的丫丫,头都被车轮压扁了。可她的手里,还紧紧抓着装鸭子的尼龙编织袋子。

三只鸭子都没死,还在活蹦乱跳的嘎嘎叫;可我的丫丫,却再也活不过来了。

我TM的为什么要天天馋着吃什么武冈黄茅土生土长的丝鸭子嘛,我只想要我的丫丫活着同我在一起。

我送丫丫骨灰回武冈的时候,黄茅亲戚招待我的桌上,还是有血浆鸭。

我哪里吃得下!

我听见血浆鸭三个字就想哭,我见了血浆鸭这道菜我就泪流满面。

我今天完完整整地同你一个人讲完我的事时,你也许只是看到了我微信上的文字,却没有想到我此时满脸满腔全是热泪。

我已经好多年没有回武冈看过我的岳父岳母了,黄茅是个伤心地,我回一次就神伤一次。

可是,我真的又是无时无刻不在回味,丫丫给我做过的血浆鸭的味道。在这人生的百般况味之中,独此一味弥久永恒。

如果有哪一天,你在武冈黄茅的农家菜馆里,有一个孤单的老男人,外乡人,他点了一个血浆鸭,却怎么也不肯下筷,或者一下筷就嚎啕大哭,请不要打扰他,让他一次哭个够。

也请千万不要,不要去打听他的故事,不问他的前情,不问他的归处,只是给他留一个小小的空间,让他凭吊这段与血浆鸭有关的往事。


0
感谢鼓励,多谢打赏!
资讯上传:舟子     责任编辑:武冈人网   

网友评论

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!请文明发言,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(*)

1条评论

还没登录,马上登录! 登录立即注册
请登录
热门评论

作者资料

  • 舟子
  • 来自:安乐
  • 现在:东莞市
  • 性别:
  • 注册时间:2006/8/24
  • @TA留言

作者文章推荐